logo

登录后可   发布文章  哦!

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关

发布时间: 2018-09-10 11:32  作者: 会吃菜的虫子  浏览次数:


【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关
今天,青岛的八大关,是初入婚姻圣殿的人们播撒虔诚、采摘浪漫的苗圃。人们祈福永恒,完成生命中重要的仪式。然而,在过去的一百年间,这里一度曾承载着国人急于向世界证明自治能力的渴望;一度神秘而幽静地远离喧嚣;也一度见证了几代艺术家对内心家园理想的追寻。在每个与之邂逅的人的心里,八大关都掩映着一副独特的容颜。
【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光
 
八大关是位于青岛市东南部的一处历史街区,占地面积183.86公顷,保有 320余栋历史建筑 。这些建筑的风格多样,又不乏整体风格的统一,几乎体现了欧美近代所有建筑艺术思潮的流变轨迹。这里依山面海,田园幽静,一派优雅、浩大的海滨花园景观。
 
从高处俯瞰,整个八大关区域,形似一只飞舞的彩蝶,向南面的大海伸出绚烂的翅膀。在左侧的翅尾,有一栋耸立在海岬上的华丽城堡式建筑。它被称为“花石楼”,是八大关这部宏大的近代建筑交响曲的华彩乐章
这座楼通体以青岛本地的崂山花岗岩筑成,稳固、庄严,傲然屹立于海岬上。岩石的本质之美被充分展现出来,表达了特殊的地域精神。多种建筑风格的相互融合在此得以淋漓尽致的体现。
【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光
 
花石楼最初的主人是俄国侨民涞比池。1920年,这个出身贵族家庭的俄国人,随十月革命后溃败的军队来到哈尔滨,创办了他的第一份俄文报纸——《柴拉报》。此后,他又在上海、天津两地创办报纸,逐渐成为了报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被誉为“远东俄侨报业的巨头”。1929年8月,这位居住在上海的报业大亨委托朋友在青岛八大关购得地皮,用于建筑消夏别墅。
此时的八大关,正经历着一场风起云涌的变革。
 
1897年11月1日,在山东巨野发生了一起德国传教士被杀的案件。一直想在青岛建立海军基地的德国,以此为借口,派远东舰队从上海出发,直扑胶州湾,于11月14日清晨在前海栈桥附近登陆,强行侵占了青岛。从此,胶州湾及周边共550平方公里的土地沦为德国的殖民地达17年之久。
 
1929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接收青岛,并于5月2日,把青岛划为院辖市,由当时的行政院直接管辖。青岛的发展进入相对稳定的时期。同时,一批留学欧美的归国人员加入到政府部门,把欧美城市规划建筑的思潮带到中国,深刻地影响了当时的城市规划。 此后不久,八大关一带被规划为“特别规定建筑地”,对建筑形式、建筑高度、建筑密度作出了严格的规定:第一,所有的建筑都是独立式的花园别墅;第二,在建筑样式上两栋别墅之间要求有不同的风格,不能重复;第三,小体量,建筑的从属一般不超过三层。所以今天在八大关区域看到留存至今的这批别墅,大多数是两层的,有的加上阁楼和地下室,形成一个完整的别墅区的规划。
 
当这里的规划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同时,大量外国资本和民族资本开始涌入青岛。作为“特别规定建筑地”,八大关一带迅速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寓华的外国侨民、商人、传教士与外交官,中国的新兴贵族与社会名流无不热衷于在此兴造别墅,这成为当时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这其中就包括了花石楼最早的主人,俄侨报业大亨涞比池。
 
与此同时,几十位年轻而优秀的中国建筑师从四面八方汇聚到青岛,拿起笔设计建造令人心驰神往的家园。八大关是他们登上历史舞台的第一站。他们与外国建筑师合作,用饱含热情的画笔孕育出的一段段线条,在世界建筑史的长卷上涂抹出一片令人神往的画境。
 
这些年轻的中国建筑师,深受西方建筑思潮的浸染,已经能够娴熟地融贯各种建筑艺术语言,来完成有个性的艺术设计。同时,他们也试图在多元文化背景上有所创新,从而见证中国文化的融合力。在他们的身上,开始反映出一种国人急于向世界证明自治能力的渴望。这其中就包括了花石楼的设计者刘耀宸、施工者王云飞,以及正阳关路36号别墅的设计者赵诗麟。
 
1930年,由刘耀宸主持的花石楼设计方案初步完成,开始破土动工,工程分前后两期。负责建筑施工的王云飞,是在青岛注册的第二号建筑师。
 
我们今天看到的花石楼,建筑面积达777.15平方米,主体结构由三层的主楼和西侧四层的塔楼构成。通体以坚固的花岗岩修建,外部又以大量的滑石进行装饰,故称“花石楼”。内部装饰使用了大量在当时十分珍贵的彩色玻璃,营造出华丽的巴洛克式风格,与城堡式的外观、哥特式的塔楼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光
1931年9月 17 日,花石楼正式竣工。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栋凝聚了建筑师大量心血的别墅,却从来也没有等到自己的主人。
 
1932年11月19日,涞比池感染急性肺炎在上海突然病逝。这位投资修建了豪华消夏别墅的报业大亨,还没有来得及在这栋别墅里居住一天,就在自己41岁时英年早逝了。
 
涞比池死前,一直没有支付王云飞二期工程的建筑费,由此发生了王云飞与涞比池的妻子沃维·涞比池的索赔官司。当时的青岛地方法院和上海的法院均介入了这场官司。
 
1936年5月,别墅被卖给了一个在青岛的英国保险商人。从此,这一别墅与涞比池再没有了任何瓜葛。
 
与花石楼命运相似的,还有位于正阳关路36号的义聚合钱庄别墅。
 
1942 年,在青岛新慎记营造厂工作的建筑师赵诗麟,应义聚合钱庄的副经理王芗斋的要求,为他设计并修建消夏别墅。
 
义聚合钱庄是当时青岛最大的私人钱庄,由王德义、王德聚、王德合三兄弟经营。老三王德合懂日语,与在青岛的日本商人交往很多,为日本许多商家代办金融业务。1938年1月,日本帝国主义占据青岛,敌伪的联合准备银行要在青岛开分行,义聚合把行址让给了他们,王德合投敌当了汉奸,并改名王芗斋。
 
1942年,王德合请赵诗麟设计营造了位于正阳关路36号的别墅。
 
在刚建成时,这栋别墅的内部富丽堂皇,用进口材料装修得极为豪华。然而,别墅建成后,王德合尚未来得及入住,日本投降。他以汉奸罪被捕,此后再也无缘居住于此。
 
王氏一家随即出资向国民党政府行贿,尤其以巨资行贿宋子文。1946年宋子文来青岛,被招待住进了这里。经他直接干预,王德合被无罪释放。
 
1947年,蒋介石来到青岛,也被安排住进了正阳关路上的义聚合别墅。蒋介石对这里十分满意。义聚合钱庄还出资从青岛咖啡饭店请来高级厨师专为蒋介石做饭,又请蒋介石一行观看京剧名伶马连良的演出。
 
然而,直到1949 年青岛解放,王德合本人却从没在这栋别墅里居住过。
 
新中国成立后,八大关的历史角色实现了重大转型,从个人别墅到公共疗养区,它获得了一种新的历史定位。当时,在山海关路、居庸关路、嘉峪关路这一片区域,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疗养建筑群。直到今天,这里依然是中国著名的疗养区。

因为八大关的许多房子业主是外籍人士,他们离开中国之前,或者自己或者委托别人代理,就把房产转让给当时的管理部门。 1958年7 月,建工部在刚刚落成的八大关小礼堂召开了第一次城市规划工作座谈会。在这次会议上,著名建筑师梁思成主导发布了一个研究报告,题目叫青岛。其中对八大关区域作为疗养区的特色、价值作出了分析。 从那时起,八大关逐渐发展成为了闻名遐迩的著名的疗养区。陆续有数十位国家元首曾下榻八大关疗养。同时,这里还接待过300余位著名科学家、文学家和艺术家在此休养。
 
位于山海关路17号的日欧混合式别墅,建于1940 年,原业主为日本高桥商会。在民间,这栋建筑却有一个更加广为流传的名字,叫“元帅楼”。新中国成立后,彭德怀、刘伯承、贺龙、罗荣桓、徐向前、叶剑英六位元帅曾下榻于此。
 
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八大关被重新进行了修缮与规划,“八大关风景区”的概念也在此时被正式提了出来,并确立了它作为城市地标的身份。
 
l992年,八大关建筑群被山东省人民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7月,青岛市委、市政府作出了保护、整理、美化、完善“八大关景区”的决策,并组织专家学者对八大关景区进行修缮。
 
2001年6月,国务院公布“八大关近代建筑”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10月,八大关被中科院《国家地理》杂志评定为中国最美五大城区之一。2009年6月,这里被评为首届十大“中国历史文化名街”之一。
 
今天,八大关成了青岛的标志。它的美也吸引了无数内心对美充满了渴望的艺术家,来这里寻找创作的源泉和灵感的迸发。怀着对八大关美轮美奂的景观的崇敬,艺术家们会时常来到这里,追寻心底对美的渴求。八大关见证了人类内心的家园理想,也闪烁着一重重唯美之光。在青岛,可能每个人的心底都珍存着一个纯艺术的八大关,在他们成长的心路之上,一片海湾,一条街巷,一座小楼,都可能与永恒相连,在一个不逝灭的艺术之梦的浸染中,变得意味深长。
 
今天,初入婚姻圣殿的人们也总是要在这里留下纪念。天生的浪漫与虔诚的精神气息凝结成海誓山盟的圣境,满足了无数需要永恒祈福的人,这是八大关所具备的人文关怀的一种极致。如今的八大关已经脱去了往日的神秘与闭塞。她如同一部永恒的誓约,传示着爱的福音,见证了人间的至美与至诚。
【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光
 
 
 
 
 
END
 

 

文章均由会员提供发布,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青岛八大关】人类心灵的唯美之光
0

下一篇:万国建筑博物馆--八大关攻略